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故事资讯

故事

温暖的怀抱 报复赤色十月

阅读(1)评论()

时间:2011-10-09 作者: 点击:次 他每天都要接受无数次拥抱——起床之后从床移到椅子上,从寝室到教室,从教室到食堂,上厕所……他的每一个行动,都是被别人抱着去的。 三岁那年,他被确诊为先天性脆骨病,他身上的每一块骨头,都像瓷器一样易碎,像稻草一样易折,从此,他再也没能下过地自己行走。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倚靠别人帮助来完成,而因为骨头太脆弱,既不能背,也不

故事

爱情之外的栀子花 不厚书记近况

阅读(1)评论()

时间:2011-10-09 作者: 点击:次 与宏的情谊是这个没有隐私的时代,我不多的珍藏之一。 毕业实习,我们这些师范生被派回原籍,由县教育局统一安排实习的学校。 和我分到一个学校的是两个政教系的男生,不认识。那时,我只有20岁,常常用外在的大大咧咧来掩饰内心的柔弱和羞怯。 “谁是王宏?”我看着名单,对挤在一堆看分配名单的人问。 “我就是。”人群中,一个

故事

娜娜和西西 4u成人游戏

阅读(0)评论()

时间:2011-10-09 作者: 点击:次 四岁那年,我和西西互换了身份。我们约定从此以后,我叫西西,她叫娜娜。我们兴冲冲地商量,等到我们都长大成人那天,再向大家宣布原来西西是娜娜,娜娜才是西西。这个游戏妈妈不知道,爸爸也不知道。妈妈说娜娜你去帮妈妈把扫把拿过来。我坐在床上不动,西西蹦蹦跳跳去拿扫把,西西捡来的小黑猫也跟着她跑去厨房。妈妈对爸爸说,看

故事

温馨电话 松雪恭子

阅读(1)评论()

时间:2011-10-09 作者: 点击:次 当今世上,哪部电话最温馨、最忙碌?哪部电话的铃声最悦耳、声音最动人? 这问题看似简单,其实深奥。多少专家无数学者,尽管他们学富五车、通今博古,可是,偏偏被镇住了,他们抓耳挠腮百思无解。 这问题看似深奥,其实简单。数十万在雅加达打工的兄弟姐妹会投来不屑一顾的眼神,那分明是说:怎么了?世界怎么了?美国人不知道华盛顿

故事

和那小子的债务往来 01058635888

阅读(1)评论()

1 那小子跟我要钱,好像天经地义,冷不丁地会一个电话打过来,哥,给我准备点钱啊,我过两天去拿。好像我是银行,他是最尊贵的VIP客户,只要提前打个招呼,我就要把钱乖乖给他准备好。 当然,以前他要钱的数目都不是很大,也算准了我能出得起,只要我愿意——事实上我也不是每次都非常愿意,可不知怎么,最后,钱还是给他准备了。 说到底,那小子是我弟弟,小我6岁的弟弟,齐思阳

故事

宽恕那个伤害自己的人 2013安徽公务员

阅读(1)评论()

时间:2011-10-09 作者: 点击:次 大卫的葬礼在9月一个细雨霏霏的清晨举行,没有仪式,没有鲜花,没有送行的亲友。他这辈子几乎都在愤怒和仇恨中度过,偷窃、诈骗、绑架,无恶不作。然而,他的死却让我觉得悲悯和释然。 22年前的噩梦 22年前的一个下午。迈阿密一条宽阔的大路上。休斯从校车上跳下,蹦跳着向家的方向走去。还有5天就是圣诞节了,“今年的圣诞礼物

故事

我们永远也等不到那个人 4u成人游戏

阅读(2)评论()

时间:2011-10-09 作者: 点击:次 冬日的夜晚,和三两个朋友聚会,窗外低声嘶吼的风让室内的温暖显得更加让人依恋,这是个适合讲心事的气氛。叶耶说:最近有两个男人在追我,年轻的有锐气有青春,却没有太多的事业心和物质基础;年龄稍长一些的有物质基础有野心,可没有第一个男人令人愉悦的容貌和活力。好像一直以来碰到的人都是这样,所以我不知道是自己太苛刻,还

故事

土瓦罐.青玉罐 中央公务员考试

阅读(0)评论()

与朋友认识三年,只见过一面。那次我跑到千里之外去找她,她把一切放下,陪了我十天:看西湖、拙政园,吃东坡肉、鱼、虾、蟹,坐船,下着雨听昆曲,看周庄河桥两边蜿蜒的红灯笼;还有一个浅醉微醺的老人,萍水相逢,在丝丝细雨里唱歌给我们听 这次我要借十几万,她二话不说就把钱打过来了。我说给你写张借条吧,她说不用,那多不好意思!接着她又说: 你的信誉

故事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2014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时间

阅读(0)评论()

时间:2011-10-09 作者: 点击:次 他是督促我长大、牵引我变得优异的人,也是这世上唯一跟我分享过成长中那朵秘密之花的人。 诚征陪读 那年我18岁,刚上大一,因为从小生活优越做惯了“伸手皇帝”,于是我在校园BBS上发了一份帖子,大意是: 本人是大一新生,男,因独立生活能力较差,为不影响学习,现特征陪读一名以照顾生活起居,并特殊强调限男生,贫困生优先。 这个

故事

野蛮邻居许三三 孙毛兵

阅读(1)评论()

时间:2011-10-09 作者: 点击:次 隔不住,我常常听见她在骂人,骂小狗,骂儿子,门前废弃的花池子里,全是她泼的污水,我说了两句,她的脸色比以前更难看了,不过从家中债主蜂拥的那日起,我就见惯了冷脸,听惯了恶言,也不在乎多忍一个恶人了。 可是忍让并没有换来安宁,只要看见三三的影子,她都会发飙,几次三番地来找我,要我把狗卖了,我忍无可忍,把她赶了出去。难道世上的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