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健康资讯第2页

健康

让爱做主 南阳烙花张阅读答案

阅读(2)评论()

作者: 来源:网络文章 时间:2007-07-24 07:10 阅读: 繁华的城市,川流不息的车流和人群,让人无顾及四季的美景.有人说,在这座城市中很难看到星星,因为它太渺小了.其实不然,只是你没有这份心情,身边的灯红酒绿让你视他而不见。
我常常站在阳台上望着满天的星星,想着我们曾经有过的那一幕幕。这个城市见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在望着那些星星。默默地看着星星在流

健康

种花的邮差 浴室一氧化碳中毒

阅读(2)评论()

作者: 来源:网络文章 时间:2007-07-06 05:38 阅读: 有个小村庄里有位中年邮差,他从刚满二十岁起便开始每天往返五十公里的路程,日复一日将忧欢悲喜的故事,送到居民的家中。就这样二十年一晃而过,人事物几番变迁,唯独从邮局到村庄的这条道路,从过去到现在,始终没有一枝半叶,触目所及,唯有飞扬的尘土罢了。这样荒凉的路还要走多久呢?他一想到必须在这无花无树充满

健康

有—种欺骗叫真爱 信用社面试

阅读(11)评论()

作者: 来源:网络文章 时间:2007-07-13 06:24 阅读: 有个男人下岗后,每天靠蹬三轮车养家糊口,在热闹的路旁等客,他总是用鹰一样的眼神搜寻着顾客,起初,同行们还以为他在积极地抢生意,后来才知,他只是因为怕遇到乡下的熟人而难为情。
逢到过年过节,这个男人整天不出车,而是溜达大小集贸市场,跟摊贩讨价还价,最终用三轮车驮回米油呀,粉丝、花生米 第一次男人买这些

健康

征服 考试经验

阅读(2)评论()

作者: 来源:网络文章 时间:2007-07-25 20:12 阅读: 我和他是通过网恋粘合上的。其时,我第一次婚姻正 触礁 ,为排解痛苦我开始网聊,而他呢,一人吃饱全家不愁,他做财务工作,每日闲得无聊,也在网上闲逛。就这样,我们相遇了,加速了我第一次婚姻的破裂,也加快了我们的感情粘合力度。
他高大威猛兼靓仔,1.8米的个头,比我小两岁。认识我之前,曾谈过3个女朋友,全是他和

健康

钱包里会放谁的照片 施益生

阅读(2)评论()

作者: 来源:网络文章 时间:2007-07-11 05:33 阅读: 在大多数情况下,只要打开钱包,你会很容易地看见一张脸,一张你牵挂的脸。你会把谁的脸放在钱包里?15岁以下,多是自己的偶像;15-20岁,学会了爱看自己;20-30岁,爱人、恋人、伴侣 你钱包里有照片吗?如果有,会是谁的? 选项:爱人 当一个男人肯把一个女人的照片放进自己的钱包,谁都知道,她对他意味着什么。同样,知道自

健康

如果我不爱你 至高穿越者

阅读(2)评论()

作者: 来源:网络文章 时间:2007-07-25 08:04 阅读: 如果我不爱你,我就不会思念你,我就不会妒忌你身边的异性,我也不会失去自信心和斗志,我更不会痛苦。如果我能够不爱你,那该多好。爱火,还是不应该重燃的.重燃了,从前那些美丽的回忆也会化为乌有.如果我们没有重聚,也许我僣带着他深深的思念洽着,直到肉体衰朽;可是,这一刻,我却恨他爱一个人,你是会自爱的。承诺本来就

健康

像水一样碎 异界之极品少爷

阅读(2)评论()

作者: 来源:网络文章 时间:2007-07-25 08:39 阅读: 一
有人说,每个人都有一颗漂泊的心。
也有人说,每一个生命总有不安定的灵魂。当都市渐渐的磨平我骄傲的风骨的时候,远方总有些神秘的东西吸引着我,近处总有一些被我忽视的细节,生命中最浪漫的片段,最堪回味的点滴都在那风尘仆仆的进行中。这个世界是色彩斑斓的。森林的绿,戈壁的黄,雪原的白,大海的蓝,这些不仅

健康

三十岁男人的私房话 公务员培训

阅读(2)评论()

作者: 来源:网络文章 时间:2007-07-11 05:46 阅读: 1.三十岁:如果可以,每天按时吃三餐。有干有稀,荤素搭配。三十岁的胃,已经被蹂躏的体无完肤。该好好爱她了。否则,剩下的年头,她会开始蹂躏你。2.三十岁:一周至少有一次性生活。据说人的肌肤也会有饥饿感,长时间得不到满足的下场就是变态或者 。解决的方法其实很简单。3.三十岁:可以让第一次碰到的陌生女孩最快时

健康

我怎么变得如此沉默 徐合民

阅读(2)评论()

作者: 来源:网络文章 时间:2007-07-07 02:54 阅读: 不知道哪天起我学会了沉默或许很久以前只是才发现才发现沉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发现压抑已经是习惯想要让自己变得沉静却发现自己分了神迷了路以为改变一种方式会找到出口可惜最后依旧错了我陷入沉思很深、很浊、很无情我把语言省略不是因为没有而是不想说因为有时语言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它有时贫乏的让

健康

花开的声音 3级别片大全还吱格格

阅读(2)评论()

作者: 来源:网络文章 时间:2007-07-13 07:38 阅读: 抬头看看天,我无奈地叹口气。为了躲避父母的轮番轰炸,我慌称要去参加周末辅导班。现在的我最怕呆在家里,最怕看到爸爸若有所思的眼神,还有妈妈手里端着的人参鸡汤。骑着自行车,我慢无目的地逛着,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去找她吧!她是谁?我也不知道,她在网上,叫花开的声音,是我现在唯一的朋友。抛开所有的唠